当前位置:二百度健身青运会对年龄造假“零容忍” 多措并举严防改龄
青运会对年龄造假“零容忍” 多措并举严防改龄
2022-07-10

每逢全运会等国内大型综合性赛事,参赛运动员的年龄是否造假的问题一直是备受关注的话题之一。上届全国城市运动会(全国青运会的前身),男足项目某参赛队就因3名队员改年龄而被取消比赛资格,一度引起广泛热议。

毋庸讳言,年龄造假问题在中国体坛确实存在过。曾几何时,运动员的年龄就像孙悟空的“金箍棒”,经过种种手段操作后可大可小。目前在福州进行的首届全国青运会,规定参赛运动员年龄须在13岁至21岁之间。为了公平竞赛,组委会此次采取了测骨龄、验证件等多种手段严防年龄造假,对运动员改年龄“零容忍”。

更改年龄并不鲜见

“改年龄比较常见!”前国脚郝海东近期接受采访时回忆说,“都是家长、领导们为达到各种目的,把孩子的年龄改来改去,有的甚至是改动三五岁。”

据爆料,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的国奥男足,有一位刘姓队员的年龄改小了5岁,跟人家比赛绝对属于“以大打小”。而这样的例子,在足球队中并非个例。

2004年,中国足协曾检查过青少年球员虚报年龄的情况,结果令人惊心:对1989、1990年龄段共1610名小球员测骨龄,不合格率高达27.7%。

体操选手也存在改年龄现象,不过跟足球的“以大打小”相反,是年龄小的运动员年龄被改大,因为年龄小的运动员身体灵活,更容易完成高难度动作。根据国际体操联合会相关规程,奥运会、世锦赛等大赛参赛选手最低参赛年龄是16岁。前体操名将杨云曾透露,自己拿到悉尼奥运会奖牌时真实年龄是14岁,后来她被国际体联处以警告处罚。此外,她的队友董芳霄,退役后把出生年份从1983年改为1986年,致使中国女子体操队被国际奥委会剥夺了悉尼奥运会女团铜牌。

年龄造假贻害不小

2013年,来自中超俱乐部的4名年轻职业球员因身份造假而被中国足协停赛半年。他们在听证会上不约而同地提到,当初改龄主要受各地方基层球队之命,“不听从就无法入选城运会、全运会备战体系,多年努力将付之东流。”

“年龄造假,曾让中国足球人才梯队建设尝尽苦头。”此番率队来闽参赛的某地方足协青少部负责人称,因全运会、城运会奖牌数与各地体育部门政绩挂钩,后者往往默许甚至帮助运动员改年龄,以大打小来取得好成绩。“从‘以大打小’的比赛踢出来的球员,后期发展空间有限,而很多天赋不错的小球员却因这种不公平的竞赛环境而被埋没。”

至于体操项目,“10岁前以大打小,10岁后以小打大”是选手改龄的真实写照。某位体操圈内人士介绍,“10岁以前,你多练一两年,跟比你小一两岁的孩子比赛,当然更容易拿到好成绩。而10岁以后,随着女队员身体发育,身体灵活性下降,所以要把年龄改大,这样你实际年龄是比对手小,当然就占优势。”记者采访过的一位女子体操名将,在某届城运会上报名参赛年龄为13岁,在次年的世界大赛上则是16岁。

多措并举严防改龄

如何防控年龄造假,是体育管理部门必须解决的问题。

国家体育总局竞体司副司长孙远富介绍,本届青运会多措并举,打击篡改年龄等弄虚作假情况。前期通过公安部门进行网络核对身份,一些项目对运动员骨龄进行了先期排查,有的项目还要求根据运动员的身份证、出生证等证件核对年龄。

“我们之前启动了骨龄检测。”中国足协竞管部部长戚军称,足协于4年前施行新的骨龄检测标准和程序,要求1997年以后出生的运动员,必须接受骨龄检测才能参赛。“参加这届青运会的足球选手都是1997年之后生人,都通过了骨龄检测。”

国家体育总局体操运动管理中心体操部副部长冯玉娟介绍,青运会参赛选手要提交二代身份证,除少数特殊情况外,还提交户口本与出生证明。“只有身份、年龄等个人信息‘三证合一’,才允许参赛。”

“我们对可能出现的年龄造假问题实施零容忍。按规定,年龄造假运动员将受到停赛1至4年的处罚,还要根据造假情节处罚其所在的代表团。”孙远富称,青运会要通过严格筛查,实现比赛的公平。本报记者 黄志阳(福州19日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