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二百度国学红楼梦中薛宝钗是什么容貌?她到底有多美
红楼梦中薛宝钗是什么容貌?她到底有多美
2023-01-07

薛宝钗是与林黛玉比肩的《红楼梦》女主角。“遥望历史的河流,感受历史的沧桑,下面和趣历史小编一起走进了解。

世之评《红楼梦》者,对于钗黛两人的评价,往往注重黛玉之美貌才华,宝钗之性情能力,实则曹雪芹将此两人列为红楼双峰并举之女主角,各方面条件都是可互相匹敌的,今天我们管中窥豹,谈谈薛宝钗的美。

与林黛玉不同,曹公对薛宝钗的外貌是有明确记述的,书中记她:脸若银盆,眼似水杏,唇不点而红,眉不画而翠,罕言寡语,人谓藏拙,安分随时,自云守拙。

或许因为林黛玉没有具体的容貌描写,反而给了读者更多的想象空间,薛宝钗的容貌既已盖棺定论,便在读者心中落了下层,就好比《红楼梦》若是完本,不缺后40回之内容,其综合魅力反不如今,就如维纳斯之断臂,残缺反而赐予了更多的美感——《红楼梦》其书如此、林黛玉亦是如此。

宝钗之美,曹公并没有按下不提,而是运用了对比的手法,通过贾宝玉的心理潜意识,来对宝钗之美进行对比刻画,而对比的对象恰恰就是神仙妃子林黛玉。

曹雪芹做了重重铺垫,先对林黛玉的美貌进行再三描绘,通过贾宝玉的视野一一展现,先是第16回“林黛玉重归荣国府”,贾宝玉数月未见黛玉,一见面的第一反应便是:宝玉心中品度黛玉,越发出落的超逸了。(第16回)

紧接着第26回,因黛玉夜探怡红院,被晴雯阻隔门外,一个人在花阴下哭泣起来,连宿鸟都不忍听匆匆飞走:

黛玉越想越伤感,也不顾苍苔露冷,花径风寒,独立墙角边、花阴之下,悲悲戚戚,呜咽起来。原来这黛玉秉绝代姿容,具希世俊美,不期这一哭,那附近柳枝花朵上的宿鸟栖鸦,一闻此声,俱忒愣愣飞起远避,不忍再听。真是花魂默默无情绪,鸟梦痴痴何处惊。——第26回

立足写实视角,说得庸俗一些,贾宝玉喜欢林黛玉,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林黛玉的容貌气质,故而第29回这般记贾宝玉对林黛玉的心意:

原来那宝玉自幼生成有一种下流痴病,况从幼时和黛玉耳鬓厮磨,心情相对;及如今稍明时事,又看了那些邪书僻传;凡远亲近友之家所见的那些闺英闱秀皆不能稍有及林黛玉者。所以早存了这一段心事,只不好说出来。——第29回

我们读者往往喜欢用“灵魂知己”来形容宝黛的爱情,却忽略了这份爱情也是有现实基础的,林黛玉才貌双全,书香气质,贾府众多姊妹以及亲戚各家女孩,难有几个能比得上林黛玉的,这是贾宝玉喜欢林黛玉的现实条件,加上两人从小一起生活,真真是青梅竹马,言和意顺,这才促成了两人的爱情。

曹雪芹铺垫了这么多,让贾宝玉只看得上林黛玉,紧接着对比就来了,曹公要让贾宝玉的心动一动,而能让贾宝玉的心发生摇晃的,便是薛宝钗。

且看第28回“薛宝钗羞笼红麝串”,宝钗褪下手腕上的红麝串时,被贾宝玉看到了她的玉臂,这一段描写极其写实且细腻,诸君请看宝玉反应:

宝钗原生的肌肤丰泽,容易褪不下来。宝玉在,看着雪白一段酥臂,不觉动了羡慕之心,暗暗想道:“这个膀子要长在林妹妹身上,或者还得摸一摸,偏生长在她身上。”正是恨没福得摸,忽然想起“金玉”一事来。再看看宝钗形容:只见脸若银盆,眼似水杏,唇不点而红,眉不化而翠,比黛玉另具一种妩媚风流,不觉就呆了。——第28回

大家注意,此处贾宝玉的心理是有转变过程的。一向爱美的贾宝玉,看到薛宝钗的玉臂,第一反应是“这个膀子要长在林妹妹身上,或者还得摸一摸”。

彼时贾府中盛行的舆论倾向是木石姻缘,而非金玉良缘,贾宝玉自己也认为他和黛玉的婚事是板上钉钉的,既有了黛玉,自然不能觊觎宝钗了,所以他感慨无福摸一摸宝钗的玉臂。

突然,贾宝玉意识转换,他想起了贾府内曾传过“金玉良缘”的说法,如果金玉良缘能成,那他不就能摸一摸宝钗的玉臂了吗?

在这种心理的调剂下,他开始想象“金玉良缘”如果能成,自己和宝钗就是夫妻,情不自禁打量起宝钗的容貌来,发现宝钗比黛玉“另具一种妩媚风流”,于是便呆住了。

也就是说,在远亲近友之家闺英闱秀皆不能稍有及林黛玉者的前提下,贾宝玉看不上任何其他女子,但却被薛宝钗的美一时晃动了心神,甚至潜意识里打起了“金玉良缘”的主意。

曹金钟之文章《贾宝玉新论》(载《红楼梦学刊》1996年第4辑),也注意到了贾宝玉的“变心”倾向,并给出了详细的分析:

然而,贾宝玉又是处于由少年向青年过渡的时期,在心理学上属于“思春期”阶段,所以,他对女儿的这种特有的情,又具有少年情爱的普遍特点,既专一又不专一,因为此时的少年男子,大约普遍有“见一个爱一个”的特点......正如黛玉所说的,宝玉虽也“心里有妹妹,但只是见了姐姐,就把妹妹忘了。”宝玉的这种表现,正是这一时期的少年所共有的一种

诚然,贾宝玉正值少年年纪,故而在潜意识中会有“所有姐姐妹妹都得喜欢我”这样的想法,这并不奇怪,但从《红楼梦》创作角度而言,曹公在塑造贾宝玉真实心理的同时,也表现出了对薛宝钗容貌魅力的肯定。